葬书一

 葬者乘生气也。
 
 
       生气即一元运行之气,在天则周流六虚,在地则发生万物。天无此则气无以资,地无此则形无以载,故磅礴乎大化,贯通 乎品汇,无处无之而无时不运也。陶侃曰:先天地而长存,后 天地而固有。盖亦指此云耳。且夫生气藏于地中,人不可见, 惟循地之理以求之,然后能知其所在。葬者能知其所在,使枯 骨得以乘之,则地理之能事毕矣。 
 
 
五气行乎地中,发而生乎万物。
 
 
       五气即五行之气,乃生气之别名也。夫一气分而为阴阳, 析而为五行,虽运于天,实出于地。行则万物发生,聚则山川 融结。融结者,即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也。

 

人受体于父母,本骸得气,遗体受荫。
 
 
       父母骸骨为子孙之本,子孙形体乃父母之枝,一气相荫,由本而连枝也。故程子曰:卜其宅兆,卜其地之美恶也,地美则神灵安,子孙盛,若培壅其根而枝叶茂,理固然也,恶则反是。蔡季通曰:生死殊途,情气相感,自然默与之通,今寻暴骨,以生人刺血滴之而渗入则为亲骨肉,不渗则非,气类相感有如此者,则知枯骨得荫,生人受福,其理显然,不待智者而后知也。或谓抱养既成,元非遗体,僧道嗣续亦异所生,其何能荫之有?而不知人之心通乎气,心为气之主,情通则气亦通,义绝则荫亦绝,故后母能荫前母子,前母亦发后母儿,其在物则蒌薮螟蛉之类是也,尚何疑焉。 
 
 
经曰:气感而应,鬼福及人。
 
 
       父母子孙本同一气,互相感召如受鬼福,故天下名墓在在 有之,盖真龙发迹,迢迢百里,或数十里结为一穴,及至穴前,则峰峦矗拥,众水环绕,叠嶂层层,献奇于后,龙脉抱卫,砂 水翕聚。形穴既就,则山川之灵秀,造化之精英,凝结融会于 其中矣。苟盗其精英,窃其灵秀,以父母遗骨藏于融会之地,由是子孙之心寄托于此,因其心之所寄,遂能与之感通,以致福于将来也。是知人心通乎气,而气通乎天,以人心之灵,合
山川之灵,故降神孕秀以钟于生息之源,而其富贵、贫贱、寿 夭、贤愚靡不攸系,至于形貌之妍丑,并皆肖象山川之美恶,故嵩岳生由尼丘孕孔,岂偶然哉?呜呼!非葬骨也,乃葬人之心也,非山川之灵,亦人心自灵耳。世有往往以遗骨弃诸水火而无祸福者,盖心与之离故也。 
 
 
是以铜山西崩,灵钟东应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汉末央宫一日无故钟自鸣,东方朔曰:“必主铜山崩应。” 未几,西蜀果奏铜山崩。以日揆之,正未央钟鸣之日也。帝问 朔何以知之,对曰:“铜出于山,气相感应,犹人受体于父母 也。”帝叹曰:“物尚尔,况于人乎?昔曾子养母至孝,子出 母欲其归,则啮指而曾子心痛。人凡父母不安而身离侍侧,则 亦心痛,特常人孝心薄而不自觉耳。故知山崩钟应,亦其理也。


木华于春,栗芽于室。 
 
 
       此亦言一气之感召也。野人藏栗,春至栗木华而家藏之栗 亦芽,实之去本已久,彼华此芽,盖以本性原在,得气则相感 而应,亦犹父母之骨葬,乘生气而子孙福旺也。夫一气磅礴于天地间,无端倪无终穷,万物随时运化,本不自知,而受造物 者亦不自知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