葬书二

盖生者气之聚,凝结者成骨,死而独留,故葬者反气入骨以荫所生之法也。 
 

 
       乾父之精,坤母之血,二气感合则精化为骨,血化为肉, 复藉神气资乎其间,遂生而为人。及其死也,神气飞扬,血肉 消溃,惟骨独存。而上智之士,图葬于吉地之中,以肉乘生气,外假子孙思慕一念与之吻合,则可以复其既往之神,萃其已散 之气。盖神趋则气应,地灵而人杰,以无为有,借伪显真,事 通阴阳,功夺造化,是为反气入骨,以荫所生之法也。 
 
 
丘垅之骨,冈阜之支气之所随。
 
 
       丘垅为阴,冈阜为阳,丘言其高,骨乃山之带石者。垅高 不能自立,必藉石带土而后能耸也。冈者,迹也,土山为阜, 言支之有毛,脊者垅之有骨,气随而行则易见,支无石,故必 观其毛脊,而后能辨也。然有垅而土,支而石,垅而隐,支而隆者,又全藉乎心目之巧以区别也。 
 
 
经曰:气乘风则散,界水则止。

 


       谓生气随支垅体质流行,滔滔而去,非水界则莫之能止。 及其止也,必得城郭完密,前后左右环围,然后从能藏风而不 致有荡散之患。经云:明堂惜水如惜血,堂裹避风如避贼。可 不慎哉! 
 
 
古人聚之使不散,行之使有止,故谓之风水。 
 
 
  高垅之地,天阴自上而降,生气浮露最怕风寒,易为荡散,如人深居密室,稍有罅隙,通气适当肩背,便能成疾,故当求 其城郭密固,使气之有聚也。平支之穴地,阳自下而升,生气 沉潜,不畏风吹,(缺)出在旷野,虽八面无蔽,已自不觉。或遇穴晴日朗其温和之气自若,故不以宽旷为嫌,但取横水之有止,使气之不行也。此言支垅之取用不同有如此。 
 
 
风水之法,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。 
 
 
  支垅二者,俱欲得水,高垅之地,或从腰落,虽无大江拦 截,亦必池塘以止内气,不则去水稍远,而随身金鱼不可无也。倘金鱼不界,则谓之雌雄失经,虽藏风亦不可用。平支之地, 虽若无蔽,但得横水拦截,何嫌宽旷。故二者皆以得水为上也。

 


经曰:外气横形,内气止生。盖言此也。 
 
 
  水流土外,谓之外气;气藏土中,谓之内气。故必得外气 形横,则内之生气自然止也。此引经以结上文得水为上之意。 
 
 
何以言之?气之盛,虽流行而其余者犹有止,虽零散而 其深者犹有聚。 
 
 
  高垅之地落势雄雌,或去或止,各有(缺)作自(缺)一 地可尽其力量也,而好龙多从腰落分布枝蔓于数十里之间,或 为城郭朝乐官曜禽鬼捍门华表罗星之类,皆本身自带不可为。 彼既流行,而余者非止也,但当求其聚处,而使之不散耳。平 支之龙,大山跌落平洋四畔旷阔,其为城郭亦不过高逾数尺而 已,且去穴辽远,朝山一点,在乎云霭之表,人莫不以八风无蔽为嫌,又岂知支垅气隐若零散,而其深者犹有聚也。但得横 水拦截,使之有止耳。此言支垅之气盛者如此。 
 
 
故藏于涸燥者宜深,藏于坦夷者宜浅。 
 
 
  上句言垅,下句言支。高垅之地,阴之象也,气在内强刚而沉下,故言涸燥当深葬。平支之地,阳之象也,气在外弱柔 而浮上,故言坦夷当浅葬。 
 
 
经曰:浅深得乘风水自成。 
 
 
  高垅之葬,潜而弗彰,故深取其沉气也。平支之葬,露而 弗隐,故浅取其浮气也。得乘者,言所葬之棺得以乘其生气也。浅深世俗多用九星白法以定尺寸,谬也,不若只依金银炉底求 之为得。 
 
 
夫阴阳之气,噫而为风,升而为云,降而为雨,行乎地中而为生气。 
 
 
  阴阳之气,即地中之生气,故噫为风,升而为云,降而为 雨,凡所以位天地育万物者,何莫非此气邪?斯盖因曰葬乘生 气故重举以申明其义。愚尝谓能生能杀,皆此气也,葬得其法,则为生气,失其道则为杀气,如所谓加减饶借吞吐浮沉之类, 并当依法而剪裁之,不致有撞杀冲刑破腮翻斗之患也。